安徽人羅女士怎麼也不敢相信,自己相戀一年多的地下情人竟然是網上逃犯,回想一年多的相處時光,男友的一些怪異舉動也由此得到了印證。11月17日,高橋派出所將涉嫌在河南盜竊的嫌疑人安某抓獲。
  奇怪的情人

  沒工作不用身份證,看到警車就緊張
  羅女士今年39歲,丈夫老實本分,兒子懂事乖巧,自己在一家花店做小工,婚姻生活雖然幸福美滿,卻有點平淡枯燥。
  去年10月國慶期間,羅女士在一次偶然機會中認識了比自己小12歲的男子安某,小伙子年輕熱情,讓已經快到不惑之年的羅大姐似乎看到了新的樂趣。
  很快,兩人就從普通好友發展成地下戀人。這位“小男友”沒有工作,經常在棋牌室玩,身邊朋友也都是社會上一些小混混,羅女士本來沒想過多操心,可漸漸地,男友的一些舉動讓她倍感怪異和不安。
  安某是外地人,卻一直不敢去做臨時居住證,也不敢用自己身份證登記賓館和上網,更有甚者,只要一看到穿著警服的警察和警車路過,他就會極其緊張。
  為此羅女士沒少取笑安某,雖然這些細節給男友打了不少個問號,但她也從來沒有追問。
  惡毒的情人

  如果分手,他就拉羅女士兒子跳樓
  這段危險的地下戀情持續了一年之久,每次回家看到丈夫和兒子,羅女士心裡都無比愧疚。
  終於,她承受不了這種壓力,向安某提出了分手。可對方並不接受這種“好聚好散”,羅女士為此整日苦惱,兩人爭吵日漸增多。
  在一次爭吵中,安某一句話讓她毛骨悚然,“我要是栽了,要拉著你兒子一起跳樓!”
  羅女士開始並不明白,安某有什麼事情會讓他自己栽了,但這句可怕的話反覆縈繞在她腦海中,覺得要是斷然分手,安某肯定會對自己兒子做一些危險的事,無奈之下只好對這位“昔日情人”強顏歡笑。
  這樣的日子是度日如年,又不能找家人商量,羅女士一時陷入自責無法自拔。
  “他好像特別怕警察,或許可以找警察幫忙勸勸。”這個念頭在羅女士腦中一閃而過,下定決心後,她立即跑到高橋派出所藕纜橋警務站找轄區警察。
  警察是找到了,可話要從何說起。起初,羅女士支支吾吾,言語不清。民警見狀便放下手頭工作,耐心詢問,經過一番勸導,她才斷斷續續把自己這一年的出軌經歷和盤托出。
  情人的身份

  他是逃犯,羅女士嚇出一身冷汗
  民警姓林,雖然不怎麼擅長處理感情問題,但他還是決定見見這位“男小三”。
  17日中午,林警官帶著協輔警在羅女士指引下來到高橋鎮藕纜橋村一家棋牌室。此時,安某正在裡面打牌。
  “你是 嗎,出來聊一聊。”林警官開門見山說道。
  “我……我是。”安某一下變得緊張起來,哆哆嗦嗦放下手中的牌起身回答。
  “你身份證給我看看。”
  “我……沒帶,在家。”
  “那跟我去趟警務室,這裡說不方便。”考慮到這是他人私事,棋牌室又人多口雜,民警決定帶他去藕纜橋警務室。
  林警官的一番好意,安某卻毫不領情。為了緩解氣氛,林警官話鋒一轉,“你老家哪裡的啊?”
  “河南。”
  兩人隨後開始拉家常,安某起初的反抗情緒也少了很多,隨後兩人來到警務室。此時,林警官已沒心思去想調解矛盾的問題,因為安某的反常舉動已經讓他有所懷疑。林警官於是不動聲色安撫安某情緒,趁對方不註意偷偷查詢了全國逃犯網。
  一查嚇一跳,眼前跳出的信息讓林警官興奮不已,原來安某是逃犯,因在河南盜竊了3萬元財物,被河南省通許縣公安局網上通緝。
  林警官提了提嗓門,“你知道河南老家那邊的公安局在找你嗎?”
  安某聽後先是面色僵硬,隨後很快低下了頭,“我知道。”說完,他雙手握拳伸向林警官,示意給自己上手銬。安某說,自己早晚是跑不了的,這一幕在腦海中上演過無數次了。而得知安某是被通緝的逃犯後,羅女士著實嚇出一身冷汗。
  目前,安某已被高橋派出所刑拘,案件正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(原標題:羅女士覺得“小情人”舉止有點怪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c00ccdzxl 的頭像
cc00ccdzxl

王家衛

cc00ccdzx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